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城市網 > 新聞中心 > 資訊

主題論壇三: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

編輯:hardy | 發布時間:2016/3/28 11:38:08

  王維嘉:大家下午好,剛才那場拖堂了,我們現在要開始了,請大家回到座位上。因為今天時間關系,我們有兩位嘉賓要趕飛機,所以就特別簡單地先介紹一下。這邊第一位是張醒生,他是道同資本的創始合伙人,醒生過去是愛立信的首席市場官,現在做風險投資。第二位戈張,他是超多維科技的董事長,超多維科技是專門做VR技術的公司。吳總是ARM大中華區的總裁。楊永強先生是樂視云董事長,樂視首席技術官。許良杰是七海資本管理合伙人,曾經是新浪微博的CEO,再早在網易做過CTO,也是業界非常有經驗的創業投資人。劉宛平先生。

  劉宛平:我是虛擬現實VR科技的創始人,我叫劉宛平,謝謝大家。

  王維嘉:張武學是基伍手機的總裁,特別在東南亞的出口做得非常優秀的一家公司。今天我們這個論壇有七位嘉賓。我們今天看一下在嘉賓里面有做芯片的,有做終端的,有做應用的,也有投資的,基本上涵蓋了產業鏈的好幾個方面。所以第一步,因為我作為一個主持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今天在座的聽眾能夠通過這個論壇第一了解一下到底這個產業是什么樣的狀態,它的生態、產業鏈有哪幾層,都是做什么的。第二我想大家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市場機會到底在哪里。第三這個市場成熟了沒有,是炒作還是爆發的前夜。我們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能夠通過嘉賓的討論回答這三個問題,我想在座的每個人都能夠收獲一些東西。

  我想這樣,我們先從上游談起,吳待會兒還要趕飛機,ARM的吳總介紹一下,VR、AR這個和電腦的芯片有區別嗎?另外和你們做類似的還有哪些公司?如果現在所有的芯片廠商都在做,說明這個市場已經開始蓬勃了,如果只是你一家在做,因特爾是不是也在為VR、AR做準備?

  吳雄昂:ARM是做CPU核心處理器的廠商,各大廠商有沒有開新片,答案是沒有,基本都是用存量的芯片做這個事情。現在從我們上游來看,現在VR、AR的產業鏈問題,特別是硬件的基礎優化還沒有真正到位。第二個是標準沒有統一。所以造成使用體驗還有局限性。第二個回到是不是前夜爆發還是炒作,我們從手機和平板的于是規律來看,要有足夠多的統一標準和足夠多的芯片選擇情況下,這個量才會爆起來。但現在看起來今年肯定還不到這個點,可能還至少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在一定的基礎上才能夠滿足真正理想的VR、AR需求。

  王維嘉:就是說目前的芯片還是原來的芯片,未來您怎么看這個技術架構,會不會在現在的CPU里面有專門做GPU的?你們會不會專門為VR、AR這樣的應用有一個新的平臺?

  吳雄昂:我們為VR、AR已經做了優化了,但這個優化還是基于軟件的,底層的優化,本身CPU、GPU,我們在下一代設計出來的時候,這本身就有一年多的過程。在新業態優化的系統出來要一年半以后。一般來講在專業的芯片開發,沒有幾千萬的量是不會新開發的。如果按照現在的階段還滿足不了,這些設備都可以用,但是成本結構和使用的場景沒有想象的好。

  王維嘉:戈總你們是做圖形圖像的,你們是自己做芯片還是用ARM的?

  戈張:我們主要是從兩個方面,一個是3D影像的處理,剛才吳總講的從芯片的角度看VR、AR市場。其實我們從事兩個,一個是光學設計,現在所遇到的VR、AR,尤其是VR,它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光學設計,因為光學需求需要把距離拉開,我們在光學距離上做了很長的時間。我們通過新的光度設計是否可以把VR這個產品變得更新,戴起來更方便。但現在還是很重、很大。第二個問題是芯片的問題,除了本身屏幕遇到的傳輸延遲性的問題,人看起來會暈,包括運用起來不太方便。我們做這個工作除了無線傳輸之外芯片是非常重要的,把現有的VR遇到的麻煩給解決掉,為后面的應用,無論是重度還是輕度的VR應用,能夠讓用戶能夠有更好的體驗,更方便的使用環境。但基于您剛才講的芯片架構,其實兩個方面,但輕度的應用大部分是用ARM架構的體系,但重度的應用是基于H8的體系,因為要求的計算能力相對多一點。從ARM的架構來講對于輕度應用很方便、簡捷。我自己覺得除了芯片這部分,輕薄和無線傳輸是未來VR著重要解決的兩個比較大的方面,當然還有應用。

  王維嘉:戈總,你們最終是賣給消費者的頭盔起來給做頭盔的解決方案?

  戈張:還是提供解決方案,我舉個例子,我們做的很薄,通過液晶分析的折射率變得很薄。

  王維嘉:您能不能給觀眾稍微解釋一下輕度的VR和重度的VR場景是怎樣的,技術上有什么區別?

  戈張:VR這次熱起來很重要的是沉浸感,大家對沉浸感的要求越來越注重。重度VR主要強調用戶的沉浸感和游戲的豐富性,從沉浸感來講是更加真實,對操控的模式更加沉浸。除了剛才講的光學設計、延遲,還有圖像的真實性,主要是對人的運動捕捉做很大的研究。從目前市場上來講,主要是沉浸感、互動性。它要求用戶的專業性比較高一些。輕度的就是前段時間暴風影視做的模式,把手機插進去也好,或者在一個屏幕也好,對一些現有的視頻,不管是過去的3D電影,還是360度的視頻,還有傳統架構上的輕度游戲,基于安卓架構開發的游戲會有更好的體驗。它強調的是便捷、舒服,投入的成本比較小。現在基本應用還是在windows這個體系下,我自己覺得會逐漸做一些不同的應用。

  王維嘉:剛才提到重度和輕度不同的應用,作為投資人,醒生,你也投了VR公司,在你看來VR、AR的應用里面,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都有哪些應用,除了游戲,游戲是大家比較直接的,除了游戲還有哪些?

  張醒生: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問一下現場體驗過VR的人請舉手,所以現在已經很多人有體驗了。這讓我想起來90年代初期我第一次上網感受互聯網的時候,等著一張圖片,出去抽一根煙回來這張圖片還沒有出來,但非常興奮,一個美女的照片。所以VR現在,大家都說今年是元年,這么多人已經體驗過,但是它肯定還是在非常早的階段。我不妨舉個例子來講,我們今天看VR,我注意了一下現場沒有任何VR的攝像機,我們現場沒有任何的VR設備在這里讓大家體驗,所以我們是空口說VR,說得比做得多,說得比炒得多。有一張照片我相信大家都看過,扎克伯格參加VR的發布會,現場上千人沉浸在VR體驗的時候,他昂首闊步走進了會場。

  剛才兩位專家已經談了,我不是這方面的技術專家,但是我認為分層次,如果你一下到C端,讓用戶要有極佳的體驗,我自己也都體驗了一下各種頭盔,我的體驗是很頭暈的,看的時間長了不舒服。但是有一些其他的應用現在非常好,我兩年前參加過沃爾沃在斯德哥爾摩的發布會,在全球請了400多人看工廠是怎么生產汽車的,其實那時候他已經給大家發了頭盔,你不到工廠也一樣能看到汽車的生產。只不過在B端應用的時候,大家沒有那么高的沉浸感和需求。所以那種商業應用我相信是目前VR很可能立刻可以實現的。下個月的北京汽車展,有很多汽車廠家會用到VR,這種體驗我相信會比較舒服得多。也是4月份北京將舉辦第一場全球VR看房會,因為現在很多移民公司拉著人到全世界看房子,你要飛過去,現在他們已經開發出RV看房子,戴上頭盔全部看清楚。但到消費者非常滿意的階段,恐怕還有點時間。但是在商業應用階段現在已經有了很好的考慮。我覺得第一步B2B的生意會超越B2C的生意。所以有志于這方面的不妨從這里開始。

  大家看到現在體驗店越來越多了,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認為中國的制造業在這個行業中一定會有巨大的機會,雖然現在有幾家領投的企業走先了一步,但是我認為以深圳為基地的中國制造業未來在VR設備上很可能會成為最大的基地,所以大家要趕緊進入這個領域,否則等人家全都布局完了我們再做就晚了。應用是B2B,還有教育的應用要超前于普通的消費者。

  王維嘉:說到制造,劉總也是直接做VR的頭戴設備的,您能不能給大家介紹一下您的設備具有什么樣的特點,您怎么看剛才這位說的現在市場馬上要起來了,還是說要再等半年、一年,你是怎么看這個事情的?

  劉宛平:首先很榮幸參加今天的研討會,剛才到門口的時候一個小朋友問我你是做什么的,我說做虛擬現實的,后來問我哪家公司,我說叫深圳威阿科技公司,他說不知道。我前兩天也查了查中國有87家從事虛擬現實以及相關領域的公司,基本上都融到A輪、B輪的環節了。包括一些主流媒體,包括專業平臺也在關注我們這個行業的發展動態,但是確實找不到深圳威阿科技這家公司。但是我鄭重地報告大家,這家公司確實存在,而且存在的歷史還不短。在座的剛才,我看舉手的時候有不少朋友已經體驗過VR設備了。我也給大家看一款設備,看大家看到這樣一款設備沒有?這樣的一款設備,這款設備別看它傻大粗,這是我們公司在2009年出產的一款產品,很重,王總體驗一下。這個頭盔比美國著名的(Oculus)公司大三倍。虛擬現實離不開(Oculus),他把一個小眾的產品推向了世界。我說小眾的產品,在(Oculus)以前,中國人絕大多數不知道虛擬現實,不知道虛擬現實是干什么的。包括我說我找了一家公司,大家可以從我這個公司的名字和商標上看到。

  王維嘉:劉總威阿就是VR,您能不能介紹一下您這個產品的特色?這是過去的產品還是現在的產品?

  劉宛平:這個產品是2009年,我們專門為空軍的飛行員定制的虛擬現實飛行模擬器產品,當時的體驗度非常好,這是專業性的產品。但是大家看它是傻大黑粗,又重,飛行員的視覺體驗還不錯,但是腦袋頂不住。但是我剛才說了,(Oculus)是一個偉大的公司,他讓全世界了解了虛擬現實。而且我們業界對虛擬現實的評價近乎于對工業革命和互聯網時代等同的價值。(Oculus)一個偉大的公司,廣而告之讓我們知道了虛擬現實這樣的技術和應用,但同時又把我們的技術帶入到一個很偏的胡同里面,我僅僅說技術。

  王維嘉:為什么他把我們帶入了很偏的胡同?

  劉宛平:大家知道影響虛擬現實市場推廣應用的最大問題在哪,或者說最大的瑕疵在哪?有哪位朋友能告訴我?暈。這個暈的問題就是剛才兩位老總講的問題,如果說虛擬現實這項技術能夠呈現出它的爆發點的話,我覺得是兩大要素,第一在硬件端要解決眩暈的問題,第二另一端要解決內容的問題。如果說這兩個問題能好好地解決,我們才能夠真正進入VR爆發的時代。

  王維嘉:我其實不擔心內容的問題,當有1億平臺機器的時候,你放心所有的小孩都會給你做內容,但是暈的問題我真擔心。我們討論一下這個問題,這的確是很大的問題,據我了解暈是兩個原因造成的,一個是計算速度跟不上,另外一個是時差,現在講的3D聚焦的平面被強行分離。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兩個原因哪個是最重要的原因?

  劉宛平:我為什么把這個東西拿過來呢?這個設備是解決眩暈問題比較好的。

  王維嘉:為什么?

  劉宛平:有沒有攝像頭給一個特寫,我給大家看看它的結構。計算問題是目前軟件,以及數據處理這端技術條件不能夠很好地滿足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這款設備最大的得到是什么呢?雙屏,我們現在主流產品是單屏的,它是把所有的元素集約化以后在單個屏幕上顯示。顯示了以后體積減少了,從市場的接受度來講價格降低了,但是性能喪失了。我剛才為什么說(Oculus)這個產品把我們原本發展得很好的技術方向繞了一個彎,為了滿足誰呢?滿足消費級的需求,這就導致了我看這個東西是暈的,但實際上后臺支持的大系統存在大問題,包括運算也存在大問題。

  王維嘉:今天也不是問題,就是成本太高,您覺得未來三五年能不能以比較低的成本解決運算問題?當市場上有一千萬臺的時候做內容的起來了,到1億的時候就全面爆發了。現在的問題是光芯片1000的話,賣到用戶手上得四五千塊錢。咱們就說整個頭盔500-1000美金。

  吳雄昂:這至少得三代,做快的話就是三年半到四年。

  王維嘉:剛才劉總說一個是計算的問題,另外一個是時差的問題,戈總,我們看3D電影的時候頭都不舒服,那沒有計算的問題,就是時差的問題,您覺得這個怎么解決?

  戈張:現在主要是解決眩暈的問題,從VR的設備來講,過去傳統的3D時差的問題得到了部分解決,通過偏振方面解決這個問題。除了計算能力以外,還有屏幕的刷新頻率,因為延遲導致人會暈。現在大部分的廠商都把這個希望寄托在新的OLED的屏幕上,解決屏幕本身的視覺殘留的問題。我想從這方面來講,VR,包括制作VR內容的。剛才講輕度的應用,比如看房產,這樣的東西目前來講可能會解決得比較好。但重度的應用就比較難。

  王維嘉:匯交平面和匯聚平面是兩個平面,只能是減輕,也就是未來速度已經很快了,是不是也會有點暈?如果重度的東西眩暈是不能徹底解決的?

  戈張:眩暈分兩個方面,一個是延遲,那是計算速度導致的。另一個是屏幕的問題。

  張武學:我回答一下王總剛才的問題,就是剛才說視差和圖片之間的距離有差異,過去十多年是一直解決不了的,我認為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Oculus)就做到了,其實他是欺騙了人類的視差,一個人感覺兩張圖片的距離,如果兩個圖片的距離在切換的時候只能感覺60赫茲,也就是在60赫茲以內產生變化人就會覺得動,但如果超過60赫茲的時候就不認為它動。比如同時展現在你眼前的有6張圖片,這都是60赫茲,這樣就是360赫茲,你看到的是一張圖片,實際上是6張圖片,你的眼睛會自動識別哪一張圖片讓你感覺更舒服,你就會認為是一張圖片,實際上是6張圖片。其實360赫茲是很少的,如果好的話會是上千赫茲的圖片,這樣你眼睛看到的可能是100張圖片,但是你的眼睛會自動找到最適合自己的。

  王維嘉:不管是100張還是1萬張,還是聚焦平面,這個有點專業,我們還要顧及到大家,你們選擇用手機做VR,是不是和谷歌類似的?

  張武學:我們認為VR產品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最輕的,以手機加一個眼罩的方式,就是把高科技的產品輕度化,這是最輕量級的。第二個層次是稍微重一點的,就是做頭盔,把手機鑲在這個設備里面。

  王維嘉:就是自己用的手機?

  張武學:另外一個手機,這是發燒友才會買。第三個就是這種設備,基于X86的,計算能力要求很高,這是很發燒友才會買。我們做的是最輕的,用手機加一個頭盔的方式。

  王維嘉:這最輕的哪些應用不能做?

  張武學:做是都可以做,我們為什么選擇最輕量級呢?這跟我們公司的發展有關系,我們以前是在海外發展中國家,如果是比較重量級的產品他們會買不起,所以就做輕量級的產品。

  王維嘉:大家知道樂視,今天聽了賈總講要不同的平臺打通,要產生化學反應。楊總您怎么看VR這個新的東西在你們這個生態系統里面是什么內容?是現在只需要關注的,還是要重金投入的?另外這個東西怎么和電視、手機打通?

  楊永強:我談談我們對VR的一些看法,首先VR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應用,對整個IT產業帶來重大變革的東西。為什么這么說呢?包括樂視、樂視云核心的能力在視頻上面,我們的視頻和傳統意義上的視頻有所不同,一個是平面感知的,但VR讓人們對世界的認知相當于讓你的眼睛跨越時空和地域。其實這時候帶來的影響是非常重大的。其實樂視云也是想把人帶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但有了VR的話,它帶來的影響更大、更深。這不是簡單地說看一個視頻,玩一個游戲,而是去到真實的場景。比如今天大家來到這個會場,未來真正到了大規模應用的時候,或許大家坐在家里就可以感受到現場的感覺。是不是會場需要發生改變,我們的交通緩解也能得到改善。

  王維嘉:我知道樂視打造內容花了重金買版權,但二維的東西在VR上沒有意義,這對你們是否有挑戰?

  楊永強:樂視很認同VR的方向,目前從上游的內容生產端,到中間樂視云平臺與VR相關的技術結合,再回到剛才說的內容角度,其實樂視已經做了蠻長的時間了,最早期的是3D的,另外一個層次是真正進入到VR內容的生產制作。我們其實已經在去年的國際冠軍杯的時候開始在做了。

  王維嘉:比如我是一個用戶,我戴一個VR頭盔是重度、輕度還是中度?

  楊永強:去年的國際冠軍杯在中國的時候,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現在已經有大量的體育賽事、音樂會和發布會都已經應用這樣的模式。

  王維嘉:比如我是一個用戶,沒有買樂視的頭盔,買了其他的頭盔,我怎么看你的賽事?

  楊永強:我們這個平臺也是對外開放的,對于直接插手機類型的分體機,我們在手機上有一個APP,但如果是一體機的話不能跟APP適配的話不能用,如果適配的話是可以用的。我們在終端側已經有一體機了。

  王維嘉:你們現在一場比賽有多少觀眾用VR看?

  楊永強:目前數量還是比較小的,但我們已經實現了資源打通,我們的平臺也是開放的,上游有VR的內容,下游跟廣大的終端商合作,或者直接把我們的內容輸出到云平臺,這樣也豐富了更多的內容,更多的用戶愿意去體驗,而不是還處于demo實驗室的階段,我們在應用上是走得比較前沿的。我最后再補充一個點,樂視云的核心是打造一個視聽平臺,人類感知世界最核心的信息來源是來自耳朵,而你的耳朵是通過視覺,VR這種形態會對整個產業鏈的價值產生巨大的影響。我們整個VR產業鏈上面,包括上游的VR內容生產商,到終端的設備廠商形成了真正快速的模式。

  王維嘉:你們是垂直集成嗎?

  楊永強:不是,通過垂直我們形成了很多的能力,這些能力我們是開放出來的,我們也叫開放閉環的生態體系。

  王維嘉:舉個例子是怎樣的開放?

  楊永強:比如我們跟上游的VR全景攝像機廠商,他們拍攝出來的內容直接到我們樂視云平臺,這個廠商的設備賣出去以后直接就可以輸出VR內容,然后到生產VR的終端廠商上。

  王維嘉:你是希望內容越多越好,但現在電視就是樂視,如果買TCL的電視是看不了你們的內容?

  楊永強:不是,我們的平臺是開放的,隨便買一個電視,我們樂視有一個開放的平臺,包括樂視的APP,在其他的平臺上也可以看到我們的內容。

  王維嘉:就是用戶可以買自己的頭盔,同時可以看你們的內容?

  楊永強:對,我們是打造VR開放的生態系統。

  王維嘉:謝謝楊總。因為時間關系,VR技術基本上跟隨美國的技術,特別是(奧克諾思),許總是在兩岸投資,在硅谷、中國都投資,我們介紹一下你在看中國和美國的VR、AR這兩個行業有哪些差別和差異呢?或者您看到有哪些新鮮的東西讓我們大家開開眼界。

  許良杰:謝謝王總,我覺得作為一個企業來說,現在才開始普及VR,我覺得有點晚。因為我是做投資的,剛才臺上的幾位嘉賓對VR技術的東西做了介紹,我沒有什么補充的。我認為做一個產品能夠被大眾接受,能夠給商業帶來商機,雖然VR能夠打破時間、空間,有點震撼感。剛才楊總說到樂視的體育賽事通過VR轉播,但它只是讓你有一種在體育場地某個位置上面的感覺,但這種互動、交換沒有屏幕,VR、AR是因為新的屏幕到來,其實它沒有屏幕,他是把用戶從某種程度上放到這個場景里面,然后進行交互。所以我認為AR挑戰性挺大,對距離的測試,把現實跟虛擬的東西怎么切開,從研究、產品定位還有商業模式的挖掘空間會比較大。美國有一個報告,他們預測到2020年,整個AR是1200億美金,VR只有300億美金,AR絕對比VR快的增長。因為AR某種程度上把現場的東西跟虛擬的東西能夠無縫地整合到一塊。我們對整個網絡的感覺還非常敏感,以前要開一個電話會議,后來有視頻,8年前我們做了一個非常大的系統,你坐在面對面,不管是10個小時還是20個小時以外的空間,你會感覺到是坐在對面。剛才有幾位嘉賓說臨時要走,這種情況下在AR里面做得到,就是虛擬視頻系統,這個距離會更近。美國有一個案例,嬰兒做開胸手術,通過VR的技術,再加上AR的技術,使得醫生能夠不斷地練習,因為有VR、AR的技術,使得這個手術做得非常成功。我覺得to B比to C的市場更大,但to C是教育市場的過程。剛才說到早期互聯網能體驗到當時覺得神奇的東西,現在也一樣,現在也是教育市場,整個生態圈有很多層次,一個是內容,互聯網為什么會非常流行?因為最早互聯網第一個應用產品是通信,郵件,然后是搜索。以前找不到的東西通過互聯網很快就可以找得到。其實VR也同樣的道理,這也是為什么facebook兩年以前花了20億美金收購(奧克諾思),兩個星期以前扎克伯格說會在(奧克諾思)平臺上提供30個游戲,因為一定要有內容讓用戶體驗,然后體驗產生商業價值。所以從VR、AR的角度,很多人說今年是元年,我覺得是教育市場、教育用戶的起始,然后在芯片、感應器和商業模式也會有新的突破。所以VR、AR是投資重點之一,因為我們覺得VR、AR已經打破時間、空間,并帶來很多商業的價值,想象的空間非常大。所以我們愿意投資這樣的企業。

  回到剛才說美國、中國的創業公司有什么不一樣,我們兩邊都看。我覺得現在做頭盔,做VR頭盔,在2014年中國總共有200多家做VR頭盔的公司,去年只剩下60多家。剛才劉總說80多家,我覺得今年也會有一批死掉。因為隨著中間產品的定義,技術門檻越來越低,我覺得VR、AR從終端的角度最終會看到像手機競賽一樣會有很多廠商。我覺得內容方面,跟垂直方面,特別是商業應用里面有很多場景,這些場景比如直播,我以前服務于新浪微博,所以我們知道視頻非常紅火,包括我們投了一家公司小咖秀,其實這很有想象空間。以后VR直播是身臨其境,還有互動。現在很多VR不能互動,如果能夠做到互動,跟明星互動,這是非常好的想象空間。我覺得在VR有一個很好的應用場景,以前你要買一個沙發,這個沙發很重,你要跑到沙發店量尺寸,還有顏色可能跟你家不一定合適。我看到硅谷那邊有,中國這邊也有很多公司以VR作為切入點,把沙發跟客廳融合在一塊,我覺得這塊有很大的想象空間。還有一點非常奇怪,互聯網在早期,因為我是做搜索出身的,有非常高比例的搜索詞是跟色情有關的,成人的內容,其實這些方面在西方現在也出現一個趨勢,很多成人行業的內容其實也推動整個AR,特別是VR的蓬勃發展。

  王維嘉:我想問一下劉總,你們是做頭盔的,你怎么看這個市場?

  劉宛平:從我個人對這個市場今后的理解,頭盔作為一個硬件有可能發展到像現在的手機,你買話費送你手機。這個市場會分兩個方向,一個是消費者應用,當然這還需要一段時間。另外一個方向是工業級的專業領域應用,目前顯示器這個層面,大家現在有一個公認,就是在to B端這塊先推,to C端還要培育,包括系統架構、結構,里面構成的基礎層面滿足消費級需要的要素,它會分這兩個方面。我回應一下剛才的話題,剛才我說(奧克諾思)走了一個彎,但是他迎接了新一輪的挑戰,如果讓消費級的離大眾更近一些的,他遇到的瓶頸問題就是眩暈,我們回過頭來解決眩暈的問題,實際上解決眩暈問題從爺爺機這邊能找到很好的技術解決方案,這里面的技術解決構成比較系統化,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已經把這個問題逐步得到解決,我們也有信心把這個問題解決好。我們下個月發布一款4K的產品,咱們深圳的電子展會上。大家知道月亮灣那款產品到4月份是2K的體驗產品,我們在發布會上會發布4K的產品。在更高清上,提高更高速度方面我們有質的飛躍,這個時間預告會在今年下半年,下半年我們有計劃安排8K雙屏的產品。我今天還把4K的樣機帶過來了,如果大家愿意看的話可以先睹為快。

  王維嘉:你能不能透露一下4K將來的售價是多少?

  劉宛平:我們現在4K的零售價不會高,能夠滿足消費級的價格需求,我們前期也做了基本的調研,調研在3000塊錢人民幣以下還是消費層面愿意接受的價格。我們這款在清晰度上有突破,但是在刷新率上我們有提升,但沒有突破。

  王維嘉:因為時間關系,我們最后講一下關于VR、AR覺得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今后三年,說太遠也沒有用,三年大概的規劃是什么?

  戈張:我自己認為前途是光明的。

  許良杰:我現在基本上全職做投資,所以我希望未來兩三年有機會參與到VR、AR有顛覆性或有推動性的企業,我們在硅谷投了兩家,在中國這邊也在看。

  劉宛平:我對深圳威阿科技充滿信心,因為我們是中國第一個擁有虛擬現實產品的公司,剛才我說了時間比較早。第二我們是第一個發布2K產品的公司,同時我們也是4K產品將在下個月發布。再一個我們是中國第一個正式進入軍方市場的一家專業虛擬現實公司,我的一個項目在前年已經得到原總參謀部的批準,我們的原機去年已經交到部隊使用。我還有另外一款重要的裝備要在今年交付軍方使用。第三我們跟中科院計算機中心達成下一步深入合作的關系,我們聯合成立中國第一家虛擬現實研究院,首先對這個領域非常看好,同時對我們八年時間的不離不棄,堅守在虛擬現實這個領域,而且默默地耕耘。所以朋友們很少見過有威阿科技這個名字出現在我們面前,今后請大家關注深圳威阿科技,謝謝大家。

  張武學:我覺得近段時間就是快速把VR的內容分發平臺和硬件平臺搭建好,爭取今年能夠做到500萬的活躍用戶,這是我們短期的目標。長期的目標是希望業內對這個領域比較感興趣的專業人才能快速加入我們公司,因為我們希望能夠真正把VR普及到全球各地。另外一個我們也希望借VR這個機會能讓基伍重新回到中國來,我們覺得VR是一次很好的機會,我們可以借這次機會重新到中國市場來獲得很好的位置。我們曾經在一些發展中國家,比如在印度等很多國家能做到所有手機品牌里面排名第二。我們覺得VR產品是我們回歸祖國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非常希望有能力的專業人才能夠加入我們,因為我們現在最缺的是技術型人才。

  王維嘉:好,謝謝,從剛才嘉賓們的討論可以明顯感覺出一個氛圍,事實上我們在啟動了VR、AR,從投資人、技術方案解決商、提供商、硬件提供廠商、內容提供廠商都已經在動作,但是它仍然有一個問題,一個是眩暈問題,一個是成本問題,當然還有內容問題,還有終端問題,但在任何一個PC也好,移動互聯網也好,智能手機也好,都遇到過類似的問題。如果我們有強烈的應用需求,我覺得這些問題都是假以時日可以解決的。因為聽上去好像沒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礙,成本一旦量上去了就下來了。所以我覺得VR、AR已經在路上。因為今天時間關系就沒法開放討論了,下面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感謝幾位嘉賓,謝謝。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體: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
匿名發表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頭條推薦
熱點推薦
視窗關注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會員專區 - 客戶服務 - 疑難解答 - 聯系我們
總機電話:0755-88844436   業務聯系:0755-83692700   中國·深圳
城市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0 - 2012 cityy.com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什么软件可以写书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 金博棋牌网站是多少 北京皇家赛车pk直播 今天福建11选5走势图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算 平台秒秒彩中奖规律 河南快三规则 浙江十一选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