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城市網 > 深圳 > 新聞中心 > 資訊

主題論壇二:結構性改革與消費升級

編輯:hardy | 發布時間:2016/3/28 11:38:51

  主持人:感謝來到深圳廳,這次論壇的主題是“結構性改革與消費升級”,我們其實還是來個大的主題,我們來探討關于“IT·智能·共享”這個大的主題,這些嘉賓的身份就關于他們對結構性改革的分享。

  我們掌聲歡迎下面的嘉賓上場,有請:

  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陳宏

  深圳市東方富海投資公司董事長陳瑋

  國家基因庫主任、華大基因農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梅永紅

  滬江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伏彩瑞

  智美體育集團,執行董事、總裁沈偉

  健康之路(中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張萬能

  春雨醫生創始人張銳

  我們這個環節也是大家比較困的時候,因為今天的整個日程安排得比較滿,所以我想請大家觀察一下,臺上的這些嘉賓,看到我們今天的陣容,有一些奇妙的組合,等一下我來揭曉謎底,也請嘉賓隨時與我們互動。你特別想提的問題,可以隨時傳條子到臺上來。

  大家知道中國的消費經歷了幾次的升級,由溫飽型到小康型,我們從三大件, 50年代的人都記得彩電冰箱洗衣機三大件。然后到了住房和汽車,解決了我們的基本生存條件,然后這些年整個日常生活用品的消費升級,包括通訊工具智能手機的這些轉變,成為基本的標配以后,電影文化娛樂產品,包括互聯網帶動的很多生活方式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這個升級觸及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以今天我們臺上有兩位投資家,投資驅動的變革,你的錢往哪去,他們代表了社會資源的積聚點,陳宏是很多重要并購的組織者,比如像58和同城,在他們主持下推動的。陳瑋先介紹一下你們的點,其實我介紹的這個點不是說做廣告,而是希望你們兩個從投資者的角度,看臺上的哪一位是你們接下來要投資的。

  梅總有特別的身份,因為我知道他是從政府官員下海到了華大基因,現在是華大基因農業集團的董事長總裁,所以我想請他講轉型也代表了社會資源在積聚過程中發生的變化,也是一個資源分配的不同價值取向。

  剩下的幾位有做教育的、有做醫療的,還有我的師弟張銳,現在確實是互聯網醫療的領軍人物。

  我們第一個問題先把話筒交給梅總,我們想聽聽你職業生涯轉換過程中的一些感受。

  梅永紅:謝謝主持人,謝謝各位!我離開官場已經有半年多了,這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回答一個我特別不愿意回答的問題。

  因為無論我怎么說,每一個人處在不同的角度都會有自己的解讀,我就特別害怕這種解讀,如果解讀得靠譜一點我還比較欣慰,解讀得不靠譜也給我添了很多麻煩,所以我一直在回避,但今天似乎回避不了了。謝謝各位的關心!

  我的轉型確實是大了點,原來在農業部工作,后來在國家科技部工作,2010年到了山東濟寧市擔任市長,去年的9月份正式辭去公職,來到華大基因,剛才我說了很多人都在解讀,我為什么要這樣轉型。其實了解我的工作軌跡的人認為這是非常正常的,因為我在到山東之前,一直是在科技領域工作,一直是在做業務,包括在科技部做了政策法規司司長,當時也主要研究政策、科技戰略、科技政策。所以當我在進行這樣的轉型,實際上是一種回歸,回到這樣一個更能體現我人生價值的轉型。

  華大基因可能在座的各位有很多都有些了解了,就是從事基因的科學和技術研究的機構。華大基因本身它的前身也是在體制內,最早是中科院內的機構。2007年華大基因的創始人也是離開體制,他們來到了深圳這片沃土,僅僅八年以后,他們已經在這個領域創造了非凡的業績,甚至是奇跡。他們已經讓中國的基因研究,在許多的方面,在許多的層面,已經走到了世界前列。未來的世界一定會越來越多的體現生命經濟的特征。

  我們能夠有像華大基因這樣的機構,能夠有更多類華大基因機構的崛起,一定會讓我們國家,讓我們這個民族把握住科技革命、產業革命的一次大好機遇,讓我們能夠走到世界的最前沿,我為自己能夠參與到這樣一個過程感到榮幸,感到慶幸。謝謝!

  主持人:還是從他的職業生涯的軌跡上來說,他是更希望能夠從事他的老本行,從技術驅動變革的這樣一個角度上,其實也印證了華大基因這些年,大家以前都覺得它很神秘,三年增長了4.6倍,以前大家都隱隱約約知道華大基因在干什么,因為去年的華大基因還特別有位老總來我們會上講到了從IT到DT到BT的這樣一個發展方向。同時其實華大基因這個農業集團,我也是聽了很多人的一些議論,更接地氣了,他們以前就是做人體基因的檢測,包括很多這方面的研究,現在是說牛、羊、魚,這些我們在吃的食品上,食用的這些餐桌上的食物他們有優選,讓這些質量更好。等一下下一個問題再請梅總陳述。

  第二個問題想問陳宏,因為你主導了很多兼并重組,我們今天臺上坐的嘉賓和今天下午晚上很多討論是密切相關的,剛才一個是智能,這兩塊也是關心的重點,也是我們數字中國的一個特點,能夠抓住當下實時的一些熱點,所以讓你在臺上選擇一家來投資的話,你會選誰?剛才說了有教育,有健康,這幾家你會投誰?

  陳宏:我們關注的行業他們都在這,這幾個都在。

  主持人:只能投一家。

  陳宏:我們一個是投行業務,我們去年投了16億人民幣,其中一個已經投了滬江網,這次融了10億,除此之外,我覺得有些我們不太熟,像華大基因我覺得是沒機會。

  萬能總跟張總可以聊一聊,因為這個行業也是發展非常快,因為我們叫轉型吧,結構性轉型,就是要把精力投在教育、消費、醫療服務,我覺得這是很大的市場,一會咱們再聊,但這幾個行業比較有代表性,也是整個國家大家希望的,真正能帶動中國的發展,也要靠早上的夏斌講的,房地產增長,二三線房子特別多,雖然暫時房價起來了,但我覺得還是有壓力的。進出口的話,一般的VC、PE對這些行業關注不是特別多,最關注的還是我們要解決的消費升級,所以在座的幾位都是跟消費升級息息相關的。去年中國有370億美金投到了VC、PE行業,量非常大,當然很多特別大的企業,一次融十億、二十億美金,但很多錢還是進入了成長型企業,所以今天你請來的幾個都不錯,都很好。

  主持人:但我非要給你一個問題,我知道你投了一個,就因為你投了這些。

  陳宏:我肯定要盯著華大基因的。

  主持人:我就想問你這個問題,你認為現在中國的投資行業,哪個行業的泡沫最大,哪個行業估值太高?

  陳宏:文化產業,我覺得估值特別高。去年是O2O元年,去年有一段時間估值特別高,但現在基本上冷靜下來了,光O2O融資還是蠻大的,我們投了百度外賣,一融都是很大的,都是BAT的游戲。再看內容行業,泡沫特別大,因為內容行業主要是渠道,第一個中國電影票房的增加,很快會超過美國變成第一大的影視國家。像優酷、土豆、愛奇藝,花大量的錢買內容。我講個笑話,這也是真實的事情,我不講是誰了,一個大導演,一個編劇,有個女演員,他們有個構思,想拍70集的連續劇,然后到外面去跟人家談,結果談到一集900萬人民幣,記得幾年前參加我們IT領袖峰會的時候,他說你們賺那么多錢,我拍一集才2000塊人民幣,這是幾年前的事,所以這個泡沫非常之大。所以我覺得很多投資還是需要專業人士。

  主持人:這個其實也說明了整個的內容行業,也是大家興趣所在,所以大家可能不知道,《來自星星的你》,當時還是8萬美元一集,現在《太陽的后裔》這種韓劇已經賣到23萬美元一集了,也就是韓劇網絡版的價格的攀升也是代表,但我感覺,現在賈躍亭不在,但我覺得基本上句句話都是針對他的。

  所以我同樣的問題給咱們東方富海另外一個陳總,你自己感覺,談已經說了內容行業,你不要說了,你認為哪個行業估值高,泡沫大?最好針對臺上這些企業。

  陳瑋:我要加深點印象,東方富海是做PE的,另外一個并購,我今天坐在這,我敢想萬千,因為現在臺上的我都投不了,第一沒機會,第二太貴,都有泡沫。我特別感觸的是伏彩瑞在這,我錯過了他,那時候一億估值的時候,陳總說他們現在已經到70億了,所以雖然錯過了他。

  主持人:多長時間?

  陳瑋:大概六年,六年前我們七個委員五票通過,居然三人沒通過,所以回頭我要把原來這個會的記錄翻出來,把這三個小子全年獎金扣了。開個玩笑,投資錯過也是投資的一個組成部分。

  現在每個行業都有泡沫,我原來不做天使,我是VC、PE為主,兩年前我們成立了天使基金,今年又成立了天使基金,我們去年4月份放的天使,最快到今年已經20倍了,我們算是1億人民幣的投后,現在已經到20億了,所以我覺得現在每個行業都有泡沫,特別臺上幾個做得不錯的行業,我覺得都挺可怕的,好東西的都挺好,但太貴了就不好了,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們還會去投,但一定要投得早,因為中國人民幣實在太多了。

  陳宏:不一定貴的就不好。有一家公司在市值四五千萬的時候,我們覺得貴沒投,結果另外一家基金堅持理念,在50多億美金的時候又投了1-2億美金進去,當時那個基金四五千萬還是投了。如果騰訊投,任何時候投不會覺得特別貴,人家股票就是漲,做的特別好。我覺得還是選擇性,如果企業做的好,就是相對的,后面的人買單,肯定不是VC、PE的事。VC、PE他只要兩三倍就夠,前端風險大的時候,你不估10倍不敢投。

  宋立新:我看出伏彩瑞是陳瑋總心中的投,3個人沒通過,5個人通過,我算了半天。從他的角度來說,他總是認為他自己心里面是投過的,雖然當時可能因為各種原因。

  我想請伏彩瑞談一談,為什么6年從1億到70億,你覺得自己貴不貴?

  伏彩瑞:如果說70億貴的話,我認為70億是去年的價。去年70億,陳宏總知道,是股災之后定的價,所有人都認為股災不好是鐵定的,不是這么一兩天,可能接下來一種新常態。在那種情況下,我們決定啟動B輪融資,給自己定價就是投前60億,投后70億。在我理念當中,一個企業的價值不是吹出來的,尤其泡沫上升期的時候,你拿很多錢,因為這對未來很不好。剛才陳瑋總講,我6年前的時候也不知道怎么和陳瑋總失之交臂了。剛剛他才告訴我原因,我想了6年沒想明白,原來差了1票。這個世界的真理,未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里,可能就那么幾個人沒看到,這一切沒有了。說明陳瑋總要好好優化團隊。

  滬江,2009年沒有人能看懂,就是前兩年都看不懂,因為互聯網教育真正在國內熱起來就是這兩三年,我們不同,我們不是這兩三年產生的,我15年前就出現了,15年前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更不要說我身邊的同學和老師。我是上大學的時候玩出來的,沒辦法,在那時候大家熱情度很高,逼得我不得不做,我研究生畢業被逼的沒辦法只能創業。那時候找不到錢,我們八個兄弟在小區民宅里借錢買了8張桌子,當時為了借錢差點和我爸媽決裂,那時候才注冊公司,那時候大學生創業不被大家看好的,是覺得奇怪的。我們花了很長時間讓自己活下來,2009年能活下來見陳瑋總,發現救星來了,發現這個企業要想做好,有些時候還是要內功好。這兩三年全球互聯網教育發展很迅猛,滬江創業的時候20萬用戶,現在1.1億純學習用戶,每天新增的用戶20萬現在。這些用戶不是過來看圖片、瞎聊天、玩的,都是過來學東西的。這也催生我們自己從當時只能教英語,局限在四、六級,變成語言、中小學全科,儼然成為綜合平臺,我們叫大平臺小團隊。我們重點精力發展基礎平臺,完成的是互聯網教育基礎設施的構建,讓那些有內容、有想法、有資源的個體、培訓企業、出版機構、傳統學校一秒鐘互聯網+。這是我們做的事。您說值不值這個價?

  宋立新:教育消費是一點,中國人買房子安頓之后就望子成龍,這是必然的點,因為我們看著孩子總比我們辛苦,但是在父母眼里我們比父母辛苦。現在我們的孩子學吉他,一堂課相當于當年買一頓飯的價格。

  下面把話筒交給張銳,您怎么想起來做互聯網+的醫院平臺,做春雨醫生的?

  張銳:我是從網易出來做互聯網的,然后做媒體,然后開始做互聯網。

  主持人:你覺得春雨醫生,剛才人民醫院以前的院長特別說了,說醫療是互聯網永遠顛覆不了,他認為這個堡壘是攻不進去的,我覺得他說這個話的底氣是什么呢,在現有體系下,醫療系統是被控制的,現在這么多民營醫院,大家也不是花不起錢,就是不敢去,因為所有的醫生現在的診斷和治療都不需要一個團隊,可能有一名退休的人成為這樣的星星,但后面一系列的團隊很難成為最優的組合,所以我想這也是王院長的底氣。我想針對剛才他的那些言論,你是不是談點自己的看法?

  張銳:去年他的觀點很犀利,我后來就不說話了。因為確實每個行業都會覺得自己行業有神圣性、特殊性,比如說搞金融的,傳統金融業覺得我的行業有很強的特殊性,你看傳媒行業,2010年的時候說傳媒行業永遠不可能被顛覆。醫療行業是有它的特殊性,教育行業也有它的特殊性,但互聯網的發展規律本身是存在的,今天討論的是結構性改革和消費升級,是使現在的醫療變得更好一點。現在中國看病難看病貴,從我們的角度來說,看病難是供給問題,供給不足,有沒有可能利用互聯網解決供給問題?是跟醫生的束縛是有一定關系的,包括教育也是。

  我們就把春雨醫生請到互聯網上面來,解決一下看病難的問題,看病貴是定價的問題,我們現在讓醫生到平臺上來,讓他自主定價,一個協和的醫生半小時就是800塊錢,這樣我回歸他的價格本質,醫療重要的問題可能不僅僅是王院長談到的醫療安全問題,醫療體系之大,其中很重要的問題是扭曲價格體系下的機制,我們想辦法用互聯網的方法釋放解決出來,所以我說我的視角和王院長的視角不一樣,我認為不管怎么樣的視角,都對現在的醫療來說有幫助。

  主持人:但現在有個說法說到互聯網上的醫生都不是好醫生,因為好的醫生在醫院里太忙了,所以一般在醫院混得不好的醫生才上平臺。

  張銳:我們一般說錢得瞎賺,我們再舉一個例子,我們當年會歧視馬化騰、QQ,說QQ沒有商業價值,那都是90后小屁孩,今天會有人說嗎?一個行業的發展是有這樣的一個發展的歷程和過程的。開始所有的突破和所有顛覆式的東西,都從邊緣開始了,今天我們看到我們平臺上面,現在平臺上面有42萬億醫生,我們平臺主任醫生的比例是超過全國的平均水平的。但互聯網會影響很多醫生,但思維方式,和患者的結構方式,交流與工作方式,這樣的東西慢慢會從中心突破,今天說好的醫生都很忙,是因為目前互聯網給這些頂級醫生帶來的價值還不夠,如果我們今天讓中國一百個主任級醫生在我們平臺上每年賺一百萬,每個醫生都有時間了。

  主持人:當我兒子抱怨他奶奶能看到他朋友圈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微信朋友圈已經成為主流,各種時間對微信痛并快樂著。下一個問題給張萬能,張萬能你的健康之路是萬能的嗎?跟大家講講。

  張萬能:我想如果今天我們的主題是結構改革,其實在所有的行業里頭,結構性的問題影響著行業結果的行業,我想最嚴重的應該是醫療,所以結構這個事情,對醫療行業來說,結構性改革是最嚴峻,或者說也是最難辦的一件事情,所以看病難其實大家都知道,而是整個供需的匹配出了問題。所以結構改革對醫療來說是很重要的,要改變這個行業我覺得需要兩個部隊,一個是外面往里攻的部隊,另外一個是從里往外攻的部隊,需要兩個賽道一起努力。我們經常選擇的賽道是幫助這個行業通過互聯網化的手段讓這個行業變得更好的選擇,我們不是在外面干,我們在里面干。我們把服務體系融到整個健康服務體系里面去,我們為他們做互聯網能力建設。我們認為所有的醫院,所有的醫療機構,甚至所有的行業管理者,最終都應該通過互聯網手段,通過互聯網化的方式,最后轉變成互聯網醫院、互聯網診所、互聯網基層服務機構,不應該有一個單獨的互聯網醫院,讓大家到那個互聯網醫院去,它是一種方式而已,而且原來我們整個的中國醫療服務體系已經積累了巨大的信息化資產。當我們到一個醫院去就醫的時候,他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但是它的問題是說,當我們離開這個醫院的時候,我們跟這個體系就失去聯系了,失去聯系是因為它是信息化,不是互聯網化。

  我們做的事情就是基于現在中國龐大的醫療信息化資產,讓它往外走一步,讓它把使用者關聯進來,幫助所有醫療服務行業,通過互聯網行業延伸它的服務能力,把現在最痛的,導致看病難看病貴的嚴重問題,碎片化的現狀變成連續化的服務,因為為什么看病那么貴?一般來說找醫生我們很大概率是第一次出現在他面前,醫生要花五分鐘十分鐘對我們的疾病做出解決方案,這是多么困難的事情,我們整個醫生隊伍培養出來的都是專科醫生,很少全科醫生,不同的病得去找不同醫生,導致我們每一次看病都是碎片化的事情。

  而原來醫療化跟信息化之前沒有結合起來,我們有沒有安全期待這些醫療機構自動自發的相互連接起來?我覺得希望很渺茫,所以我們以一個用戶的身份幫助醫院做互聯網化能力建設,我用了之后我就把醫院互聯網化了,作為一個使用者來說,所有信息都打通了,就有機會跟現有的醫療機構一起把碎片化醫療變成連續化醫療,這會創造出增加值,我們不去顛覆它,我們不去動原來的東西,我們希望現有機構一起,通過互聯網化的切入點,創造出增量,在增量里面獲得收益,所以我覺得中國醫療整個結構改革需要兩支部隊,一支在外面做,一支在里面做,我相信中國醫療會做得更好,謝謝!

  主持人:在座有多少人有帶老人看病的經歷?當我帶父母看病的時候,包里經常揣著5、6個醫院的就診卡,因為每個醫院的優勢不一樣,每個醫院都要做片子,一旦到了最核心的,比如說要動手術或者要有一些重大的治療的時候,他一定要堅持要他醫院的數據。這樣有可能一個月之內可能做2次核磁,還好不是2次CT,有的時候甚至有的人會要做2-3次,這樣的話我想你說一下哪些醫院已經接受了信息共享?

  張萬能:我們通過為醫院做互聯網能力建設,和我們合作的三甲醫院有1300多家,直接所有服務過程可以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全部打通可以有30多家,雖然過程比較慢,實際上這些事情之所以要打通,醫院要有自己的需求,有的想要更好的服務需求的時候,他基于服務需求就可以打通。智慧醫院全流程,服務流程互聯網化的風潮正在起來。互聯網醫療前幾年都是在整個體系周邊吹小風,真正的風還沒出來。

  主持人:舉一下北京的三家醫院,哪三甲醫院可以用?

  張萬能:朝陽醫院打通了,這是整個打通的。

  主持人:我們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很絕望,因為這個時間在我們看來很漫長,大家知道朝陽醫院很好,三甲醫院,但是離我們心目中千軍萬馬的醫院還是有區別。

  張銳知道,現在整個的患者心理的圣地都是像協和醫院、北京醫院、天壇,類似這些醫院。所以我看我們在中國的健康之路還很漫長,但是我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教育,以前大家都覺得好老師這些社會資源被壟斷,我兒子從全班最后一名到全年級的前50名,當然還是一個不錯的學校。這樣的過程,校外教育機構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想這個問題問沈偉沈總,剛才我們沒有介紹沈總,因為他是傳統汽車行業在從事汽車的銷售,這樣的過程中,中國的汽車大家都認為到了相對飽和的階段。不是說我們的購買能力飽和,而是道路的飽和,不得不用限號等方式來扼制住汽車上升的趨勢。相比于他們來講,你覺得在結構性的改革、消費升級的過程當中,你們還有空間嗎?

  沈偉:我想解釋一下,介紹上面可能講的我過去的從業經歷是汽車,做了20、30年汽車,從學汽車開始。但是我今天代表智美體育集團來的,是一個香港的體育上市公司。汽車有尾氣污染,在我的有生之年,為中國的人類健康做我的貢獻,能夠把我過去生產汽車那些造的孽能夠贖回來。

  非常有意思,今天在座的談了很多健康問題,實際上我們做的智美體育集團做的健康的前置,是拉動健康的運動消費,來使得更多的人不再排隊看病了,他們通過運動健康的管理來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大健康環境。這是我們現在所從事的這樣一個行業,我們每年有5000多場賽事,我們和樂視體育不同的是他們做版權,我們做線下、做落地的,從廣場舞到馬拉松,全國各地馬拉松我們占一半以上。我們擁有這樣的人口數據,我們現在覆蓋200萬的忠實參與我們運動的人群,這群人的消費結構、消費需求正在發生非常大的改變,幾年前大家還沒有看到很多人喜歡跑步,現在路跑被我們推動成為非常時尚、健康的理念的體現。

  主持人:我插一句,跑步確實成為時尚,但是你說你們推動的有什么數據和邏輯嗎?

  沈偉:當然是了,我們在做馬拉松的時候第一個接廣馬,4年前,那時候馬拉松全國只有20、30場,現在一年有100多場,今年可能超過200場。我們在里面起的作用是,我們不斷開發馬拉松,能夠使他們和我們的合作伙伴央視5套進行合作,不斷使城市馬拉松從城市品位到城市運動形象結合起來。我們的直播體系實際上是推動了馬拉松這項事業的進步。

  主持人:同意的人舉手?

  沈偉:我想在座的很多人參加我們的馬拉松跑步。

  主持人:舉手的都是馬拉松的健將。剛才我們看到你的身份轉換也正是消費升級我們愿意看到的現象,但是你也正是屬于兩個陳總說的屬于泡沫比較高的估值企業,但是體育他說估值不高。

  沈偉:我們是港股,很不高。

  陳宏:體育發展很熱,我們投了體育之窗這家公司,上市快100億人民幣了。這個行業,中國跑馬拉松是對的,我們所有人都有微信群,有些人排前幾名就很高興,有些跑6萬步、7萬步,那肯定是馬拉松的,越來越多。中國的賽事、運動有個道理,高盛做過研究報告,在美國這些發達國家,在投資圈里傳,說中國人的收入主要花在房子、衣服和吃占70%-80%,你自己可支配的消費收入特別少,沒有消費升級的概念。在美國30%-40%,在這種情況下你把大量的錢在體育消費、運動娛樂,那時候存不下錢。你不用擔心,中國這么大的人口國家,支撐千百億的公司沒有問題。投資圈不是說誰有泡沫,誰沒有泡沫。真正好的公司值這個錢。

  主持人:陳宏說的三個層次的消費升級的方向,活著是基本需求,當我們溫飽和小康解決了以后,活的更久和活的更快樂是未來的方向。但是活的更久肯定在活的更快樂之前,因為現在很大一部分消費就是因為我們擔心生病之后的種種,雖然我們有醫保、有各種各樣的點,但是當疑難病癥消耗起來很快。梅總,我覺得華大基因沒機會是因為我知道華大基因后面幾輪一輪比一輪高,當然貴得所值。您覺得華大基因的農業集團還有沒有機會給大家?

  梅永紅:肯定有,今天在座的兩位陳總。

  主持人:有錢的在這邊,比他們更有錢的在那邊。

  梅永紅:盡管我這個人一直不以為然,但現在到了企業以后,我是見錢眼開。

  剛才很多都在談到消費升級,其實我來到華大以后,更加體會到生命科學它的無限的成長性,我們汪健老師有一個觀點,他認為工業經濟創造了巨大的財富,但很不幸,工業經濟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短命的經濟,因為它的天花板是看得見的,就像剛才說的汽車一樣,再怎么樣恐怕也不能消費十輛汽車,但是對健康的需求,我們是永無止境的,我們希望我們能夠活得更長,我們希望我們活得更健康,這個應該是每一個人共同的需求,華大基因就是在從事這樣的事業。

  比如我們現在做的基因檢測,它就是能夠讓我們出生就能夠避免基因缺陷,比如說我們現在在做癌癥的早期篩查,這一點同樣是這樣,現在我們國家大概每年有400多萬人得新的癌癥病人,其中有200多萬人是死于癌癥,但是我們知道,我們也知道,在美國,已經有80%以上的癌癥病人,或者是早期的基因突變,癌變的基因就能夠被發現,也就是說他們有80%的人是能夠在早期就能被診斷出來的,而在我們國家,現在連20%還不到,也就是說,我們一旦發現得癌癥,基本上都已經到了中晚期,你想想這中間的空間多大。

  再比如剛才主持人提到的農業,我們每天都要攝入能量,都要吃東西,但大家現在對自己碗里盛的東西有多少營養性和安全性,大家都心存疑慮,華大基因就是為了構建好的技術平臺,讓我們吃的更營養、更安全、更精準,這是我們的愿景。

  舉個例子,比如我們現在在做的益生菌,微生物里面的,它被稱為人類第二套基因組,第一套是DNA,第二套就是腸道菌,我們就通過這樣一種手段,通過其它的醫療手段綜合能夠對我們的腸道菌群進行改善,使我們活得更健康,再比如我們現在還做水產,讓我們養出來的魚是不含抗生素的,它能夠更可口,因為我們現在也在改善我們的營養結構,讓大家多吃魚,如果在座的各位吃魚有一些反感,我建議你們改一改,吃魚確實有益健康,日本人因為壽命比較高,很多到了一定年齡以后老年癡呆非常嚴重,上海聽說有個數據,85歲以上的老人癡呆占了30%,這就是很大的一個問。65歲以后,日本政府供應給65歲以上老人金槍魚,因為它的脂肪酸含量比較高,吃了以后能改善神經系統,能夠延緩他的癡呆發生。

  我們現在要做的也就是為了改善中國人的營養領域,讓大家活得更健康,這樣一個領域,你不投不是傻嗎。謝謝!

  主持人:我們也希望每年有更多好的企業,能獲得更多的資源。也到了最后的十分鐘了,現場觀眾肯定也有很多的問題,剛才我一直說,我說本來希望你們能夠集中起來,然后這樣我們有不同的問題,現在我就開放一個問題,用20個字告訴我們問題是什么。

  提問:我首先問一下張萬能,兩位搞互聯網醫學的,因為我們把所有醫院信息串聯起來以后,假如一個小診所,因為我們知道,醫療信息是一個重要的私人隱私信息,而且它的重要性,包括基因的數據,還有其它的一些隱私性的疾病,假如這個數據你是共享的話,那么大醫院三幾家醫院的事,小診所里有你的信息,或者一些非法醫療機構把信息出售給其他方面,它所產生的社會危害你是怎么處理的?相關法律的瓶頸怎么處理?

  張萬能:互聯網醫療永遠會面臨這個問題,就是關于信息安全,其實信息安全這個事實際上它是一個法律問題,對于擁有信息的那個人,他在法律層面承擔什么樣的責任的問題,如果發生了這個信息的泄露,它應該承擔怎么樣的后果的問題,它是一個立法的問題,并不是說這個信息放在醫院里面就安全了,為什么一個孩子出生以后,馬上奶粉經銷商就來了,你認為那些信息躺在醫院里就安全嗎?這不是信息放在哪里的問題,而是整個關于信息安全的立法和相關的規則還在建設過程中的問題,但是咱們不能因噎廢食。

  我們所有的銀行卡,我們的金融資產都那么放心的放到互聯網上流通,難道我們真的很擔心我們今天感冒了這個事被別人知道嗎?我們健康上的信息有這么關注嗎?我覺得這個事到底是我們用更好的互聯網醫療來改善中國的醫療服務結構,讓無我們老百姓獲得更好的醫療服務更重要,還是解決我們心里面一點點擔憂更重要,所以兩害相較取其輕,信息安全是永無止境的問題,不管做得怎樣安全,總有被突防的地方,我們不能因為這個事有安全隱患就不做,所以這個事是一個法律和責權利的問題,而不是這個信息有沒有互聯網化,或者放在什么地方的問題,這是我的感受,謝謝!

  主持人:不能因噎廢食,但我們相信我們擔心的肯定不是感冒的信息在網上流傳,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所以信息安全,到網上去求診的人,你覺得他們用真實的名字,然后表述真實的情況,這個占多少?

  張銳:如果對醫生都不說真話的話,你怎么為你的健康負責呢?所以都是真的。

  主持人:你覺得他們在咨詢的時候,名字各方面都是真的。

  張銳:我們的策略是把名字去掉的,但我首先不同意剛才提問者的邏輯,那個邏輯我本身聽不明白,萬能做的是醫院和醫院之間的串聯,你的意思是串聯起來就不安全了,孤立起來就安全嗎?我曾經12點鐘接到一個騙子電話,說我的航班取消了,有我的姓名等等,我還特地打過去,他要了半天就要我銀行卡號,那個安全嗎?

  第二個問題,我老是覺得這個思路是不是應該有些問題?比如說我們說安全的問題,然后交給立法解決,等著政府立法解決的很多問題,可能會等很久吧,我覺得我們先試了再說。隱私問題從技術角度來說,有一些技術的倫理的準則,包括現在大數據,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倫理準則就是用戶需求,我認為我的信息可以開放給誰就給誰,但醫學信息更復雜,您的病歷到底屬于這家醫院還是屬于您?所以這個問題太復雜了,我想我也答不出來。

  張萬能:我們從從業者的角度來說,我們只能根據現在能做多的部分,從技術手段、管理系統、內部運行的規則等方面,盡量去做到符合這個規則,就是包括通過27001的認證,通過證書的方式說我們確實非常在意這個事情,用種種方式讓客戶相信,我們是對這個事情非常在意的。

  主持人:好,謝謝!你們倆的回答剛才雖然張銳不太明白那個邏輯,但我特別內容明白提問者,因為我們畢竟是這個行業之外的人,只是一個普通的消費者,我們可能無法很清楚的敘述這個問題,但我覺得這個擔憂是共同的。最后一個問題。

  提問:我想問一下陳宏,現在中國的外賣就剩下三個巨頭,您覺得今年外賣領域會出現類似去年那樣的巨頭之間的整合嗎?謝謝!

  陳宏:外賣在燒錢,但這個行業很難說會不會發生,因為很多以前像滴滴、快的,大家沒有想到現在就發生了,去哪兒跟攜程就發生了,所以我覺得大家手里都有子彈,讓子彈多飛一點,看看情況到底變成怎樣,或許有一天他們會懂得,或許有一天他們都盈利了,盈利以后就補貼更多了,因為它量大,毛利率高,所以它可能變成一個企業共同的平臺,都是有可能的。所以現在很難預測這個事情會不會發生。

  提問:我請問一下張銳,我知道在過去幾年,春雨醫生的用戶數量在國內APP里面是最領先的,我周圍也有很多人在用你的私人醫生,的確效果不錯,我想問春雨醫生在未來的發展寬度和廣度上,怎樣保持春雨醫生的持續穩定?謝謝!

  張銳:我們在做互聯網醫療,但互聯網醫療能夠解決一般性的問題,深度的問題我們也需要在繼續來做,所以我們從去年開始在做大量的春雨診所,我們已經做了三百家。

  第二個努力我們希望把醫療場景和保險捆綁在一起,把真正的商業模型挖出來,謝謝!

  主持人:我們每個人用一句話來總結一下今天論壇的感受!

  梅永紅:我用祝福的話吧,讓大家吃得更好,讓大家更健康,這是我們華大農業的使命,謝謝!

  伏彩瑞:今天的論壇配置挺好的,現在最讓人犯愁的一個是健康,另外一個就是學習教育資源的問題,滬江我們愿意讓教育變得更簡單快樂,讓任何人都享受平等的受教育的資源,謝謝!

  張萬能:作為現階段的中國來說,互聯網是非常高的杠桿點,我非常愿意持續的在這個方向努力。謝謝!

  沈偉:運動、健康、快樂就是結構改革的方向。

  張銳:活著不僅是本能,也是尊嚴,我們希望還原每個人對自己肉身的知情權和處置權。

  陳瑋:錯過了不可怕,重要的是不錯過下一個,謝謝!

  陳宏:顧名思義,供給側改革就肯定是要壓一些東西,讓另外一些東西長得更快一點,這樣才能達到6.5%的GDP增長的要求,在這種環境下說明什么問題呢?巨大變革的時候肯定有很多投資機會產生,因為有些部分的增長率肯定是很大程度上遠遠高于GDP的增長,只要腦子不是特別傻,在增長最快的行業里面找到獨角獸,我覺得回報就在。

  主持人:謝謝各位!我最后也一分鐘用一個小故事結束今天的論壇,這個故事發生在天朝的一個故事。

  一個國王就在他馬車上請幾個工匠記了一個很復雜的結,然后他就出了告示,說誰能把這個結解開,我就封他大將軍,全國的精英都蜂擁而至,是有限時的,很多人上去解,都沒有解開,最終阿尕是給宮里送飯的廚子,隨時帶把菜刀,他一看大家都在那解,一聽說大將軍這仨字,就把他英雄的情結激發了,拽著一把菜刀就把結剁了,就解開了,很多人說這怎么能算呢?但國王當時就說,我說把這個結解開,我并沒有說你用什么方法,你一刀兩斷這也算是一個方法,就是阿尕得到了這個將軍的任命。

  所以很多人聽了這個故事以后很感慨,這個故事無論在佛經上、圣經上都有過相似的例子,當我們換一個角度的時候,創新就是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關鍵誰揣著一把菜刀有勇氣跳上這個平臺,所以數字深圳我們希望提供這樣的一個平臺,希望大家有這樣的勇氣和熱情,分享你們心中的疑問,讓我們把復雜問題簡單化,感謝我們的嘉賓,謝謝你們!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體: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
匿名發表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頭條推薦
熱點推薦
視窗關注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會員專區 - 客戶服務 - 疑難解答 - 聯系我們
總機電話:0755-88844436   業務聯系:0755-83692700   中國·深圳
城市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0 - 2012 cityy.com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2011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2018炸金花棋牌游戏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28倍投 哪些手机APP赚钱快 游戏《森林》手机版 老11选5预测 梦幻西游想赚钱玩什么门派好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