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站內搜索:
您的位置:城市網 > 深圳 > 新聞中心 > 資訊

主題論壇一: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

編輯:hardy | 發布時間:2016/3/28 11:39:33

  曾強:今天我們分論壇的題目是“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信息經濟在2014年中國信息經濟的表現已經達到了16.7萬億,在過去的IT領域,特別是從90年代后半頁一直到現在,在過去的20年的歷程當中,我們認為整個信息產業在整個中國經濟當中出現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90年代的后期,互聯網剛剛興起,各大傳統行業,比如化工產業、銀行產業,最時髦的可能就是IT產業,當時跟傳統產業來講,是服務型。到了過去幾十年到了第二個階段,IT產業越來越強勁,去年總理提了“互聯網+”,IT產業幾乎成了所有產業當中的基礎。

  今天我們討論這個問題就不是“互聯網+”的問題,而是互聯網×的問題,我們這個論壇希望提出互聯網×的概念,使得不光進行物理長的增量,更重要是化學上的所以金融對傳統產業的跨界和推動,以及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化學反應,應該是未來中國互聯網×時代的開始。

  今天我們特別有幸請到了三個金融方面的大腕,同時也請了三個做產業的大腕,我們想今天的論壇分三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請每個公司大致講他們公司是做什么的,最好能舉出并購的例子,之后有一些問題跟臺上的嘉賓互動,剩下的時間我們留給在座的觀眾提問。

  首先請深圳的代表,深圳在去年是1.7萬億,人均GDP超過了香港,深圳把戰略性新興產業當中重中之重,過去五年戰略性新興產業達到了三分之一以上,在這個過程當中,先請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倪澤望,在整個中國經濟出現復蘇的時候,深圳的GDP出現了這么健康的發展,財政收入達到了7000多億,請你代表深圳談一談自己的看法。

  倪澤望:謝謝,感謝各位嘉賓。

  今天這個會議開了一天,這個題目很大,剛才曾總說了一句話,啟發了我的一些思潮,我們一直講“互聯網+”,我第一次還有互聯網×這個概念,信息技術這一塊包括互聯網,所以深圳這幾年經濟發展這么健康、快速,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在整個國家經濟么不穩定的情況下,深圳憑什么?對此我們深有感受。

  我們現在已經投了619家企業,其中106家到107家上市,這些數據還很多,一百多家上市公司,我們去年和前年,都說IT企業很賺錢,我們對600多家企業作了分析,可以發現如果這些傳統企業有所改變的話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有一些企業,比如做IT的,做互聯網的,有一些生長性很好,很輕松,這些行業大部分企業都非常的難得。有一些企業轉型的早,也發展的比較好。

  像我們去年、前年做的環球易購和百圓褲業,百圓褲業是做服裝的,這兩年服裝一直不景氣他們就并購了一家企業,對這個企業并購以后,他們業績報表呈現出來的一些東西都到了企業里面去,這就是一些成功的案例。這種轉型并購的改變,實際上就談到了互聯網×這個概念。同時在深圳還有大批這樣的企業在不斷的成長,使得深圳這樣的企業一波接著一波。

  在深圳這樣的創業城市,比如大家做得最多的創客空間的,馬書記說我們要建40萬套安居型人才住房,深圳只怕沒有好項目,不怕沒錢,所以我覺得深圳的環境可以給創業的企業提供跟大的幫助,深圳這樣一個金融創新中心,對創業企業的支持是非常難得的。

  曾強:謝謝。

  下面有請招商銀行總行副行長趙駒

  我們每年開清華校友會的時候,趙總既作為傳統銀行的一個副行長,又做了很多的并購,你如何看信息經濟,因為倪主任是屬于穩健型的,我覺得你應該是屬于海闊天空的思維。

  趙駒:謝謝。

  我們招商銀行在零售方面,我們凈利潤相當高了,特別是我們網上銀行,在座的很多都是我們的客戶,都享受過招商銀行的服務,我們去年在網上銀行陸續推出網上銀行4.0版本。我們同時也在外接流量,把所有的資金管理,還有乘客管理,我們現在根據網絡銀行開發了一網通,大家可以嘗試一下我們的服務,我們也繼續在流量方面進行探索。

  當然我們也是一個商業銀行,所以我們在并購業務方面,這些年進行了很多的努力,這些年并購業務方面,跨界并購、信息產業都有嘗試。去年全球并購的交易量達到4.7萬億,應該說是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成交規模最高的一年,同時我們在境內、國內有2500多宗案子,當然我們大多數的交易還是在基金、能源、健康領域、醫療領域方面,還有我們新興的IT領域。

  其實跨界并購,我們服務企業這么多年也有一些體會,有的時候跨界比較多,我們有一個客戶是做電子元器件,在上港上市、招商,他們后期轉向了汽車,當時他們在這個領域非常大,大家的董事、管理層壓力也很大。他們A股上市的時候,當時已經在招股書中談到除了電子板塊和電子元器件以外,還談到了汽車板塊,并且是新能源汽車。當時從投資者反應來講,希望在這個行業當中走下去,比亞迪多虧作了新能源汽車,才有現在市場的份額。

  我們同樣有一個客戶,在中國的手機行業一枝獨秀,在2005年應該在中國手機行業名列前茅,當時我們給他們做配股,當時他看中了南京菲亞特,當時我們作為他們各個方面的咨詢顧問,大家管理層、他們董事會都會這個考慮和想法非常滿意,但是后來很快面臨了競爭的發展、面臨了技術的換代,現在他們在手機市場沒有很多份額了。

  我們也通過這些年的一些并購,發現了幾個并購的特點,一個是跨界的并購,對公司的配置當中有一些想法,大家在原來這個行業沒有做的很尖,沒有進行約束,所以進行了其他的配置,做一些其他方面的考慮。

  第二個特點,我們感覺要占領一些新的制高點,比如手機、電視、汽車,所以可以看到很多跨界的收購,他們希望跟傳播的基礎進行對接,從而獲得更好的價值。我們單一看汽車、單一看手機,這都是單一的價格,如果合并起來就不一樣了。

  另外我們看到近年來這些并購存在了一些差異,有的是跨界并購、有的是跨境并購,有的回來了,有的正在操作,都有各自的原因。

  另外,在這個特點當中,有一點區域性的,我們談到了境外的大宗商品的資源,一方面我們講信息經濟,但是我們對信息經濟的基礎,還是傳統的一些行業,比如能源、比如原材料的供應。

  從招商銀行來講,我們在并購方面,去年我們在并購方面大概作了150多項,貸款450多億,我們也希望能夠在今年在這個趨勢下,在并購金融方面跟境外的、境內的公司在估值方面,可以發揮我們在配置方面的一些作用,同時在融資結構方面可以發揮作用。

  特別是融資結構方面,我們發現前段時間大家都是做人民幣投資,我們建議大家不要把所有的力氣都用盡,這樣可以減少操作當中的一些風險,希望今后招商銀行能夠給在座的各位提供幫助,也愿意給各位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

  曾強:謝謝。

  下面有請深圳達晨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創始合伙人、董事長劉晝。

  劉晝:謝謝。

  達晨應該說是最早的中國本土的創投機構,我們管理機構170億,主板上市50家,在新三板40多家,我們成立16年以來,TMT是我們主要的投資方向,從總體來說,我簡單講一下。

  信息產業首先一個結論,現在傳統產業正在升級,信息產業一定是傳統升級一個很重要的工具,可以這么說,不是簡單的說不適用互聯網經濟就發展不了。現在我們講“互聯網+”,有時候還講產業互聯網,舉一個我們廣州的案例。

  做家居制造的,就是充分利用了IT信息技術,把家居、設計,甚至從設計、制造、產品做到極致,大家知道這幾年傳統產業從某種角度來說都是下滑的比較厲害,這家公司我們是15年前投的,每年都是50%的增長。

  簡單講一個商業模式,做家具很簡單,把家具生產出來在零售市場賣掉,從家居市場賣,大賣場去賣,把家具賣掉就可以收錢。

  我們這家公司充分利用IT技術和信息產業,可以根據你房子的,把每個角落都利用起來,我們這個公司特別適合市場上年輕人的青睞,從某種角度來說,我感覺到信息技術現在無處無滲透,信息技術遠遠跨界了,一定超越了信息的本身,是一個軟件,是一個工具,你可以說是一個創新的技術,創新驅動,也可以說信息技術以后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很大的推動力。

  一個家具企業為什么能夠每年50%的成長?這家公司正在準備上市,我相信估值非常高。在新經濟過程里面有很多的閃光點,希望我們政府的決策人、在一些戰略指導、投資支持方面,希望可以獲得更多的支持。

  所以我想,信息技術,我們做投資基金來看,我們也非常喜歡投一些跟信息技術相關的企業。我們還在山東投了一個紅綾服飾,也是用IT技術做服飾的,這個公司個性化定制。

  前不久去年美國一個作者講中國的“互聯網+”,舉的例子一個就是紅綾服飾,一個就是蘇寧,我想從某種角度料看,信息技術從我們投資角度來看會積極的去尋找,從信息技術里面走出來一些好的案例我們會去尋找。

  我簡單講這些。

  曾強:謝謝。下面有請康得新復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鐘玉,最近網說說你們在做3D,我們公司準備牽頭做100億的投資,對于傳統產業,為什么你們會跨界去做,比要搭建一個什么樣的平臺?傳統是怎么看你的?你如何構建你的生態?

  鐘玉:謝謝。首先向大家問好,就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這個話題進行探討,我們是從事新興材料公司的受邀參加IT峰會,這本身就是一種跨界。

  我十幾年前就是全國工商聯第一屆高爾夫球董事,十幾年后我來參加這個會,恰恰說明中國各個行業在+互聯網,關于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我提一點自己的感受和觀點,跟大家分享。

  第一點,在中國信息經濟已經成為中國經濟最強大的驅動力,目前中國經濟2014年已經占到經濟總量的16%,雖然在經濟下行的情況壓,信息經濟的發展很好。

  第二點,中國信息經濟在強大的推動中國經濟的發展,但是中國信息經濟占總量的份額還是比美國、日本差距很大,中國信息經濟發展應該還有巨大的空間。

  第三點,信息經濟應該說從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期在美國發起,我覺得馬云說過這一句話,我覺得說的非常確切,他說前30年主要是做產業準備和技術準備,而這些技術包括云技術、大數據、智能化,而后30年恰恰是互聯網和實業企業的融合。美國認為未來二十年互聯網+會再造一個美國,可見新的互聯網經濟正在開始。

  第四點,在信息時代到來的時候,實際上對我們企業的發展需要有一個思索,因為信息技術正在使企業經營的業態發生巨大的變化。我覺得凡是在昨天閉門會議上,我覺得馬云說得很好,說我們過去的打仗是集團軍、沖鋒,各指揮各的,到了海灣戰爭的時候是以戰斗小組為主,只有五個人,這五個人面對一個團敵軍的時候,他們跟導彈、空軍一起聯合。

  同樣辦企業,比如說河北省幾家鋼鐵企業并購在一起成為一家龐大的鋼鐵公司,在信息經濟到來的時候,現在我們的企業沒有行業的邊界了,我認為現代企業最重要的就是生態的平坦,大家都是共政的,是能夠資源整合的,能夠共享的,能夠共同成長。

  我們在2010年上市的時候,當時企業發展的目標是打造國際先進高級材料的領軍企業,我們現在以材料為核心成為全球的領先者,在碳酸硅等材料上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我們是以開放的、共享的,我也相信我們的技術能夠跨界并購,我們通過全球系統顯示端的需求,我們提供產業方案,我們成為了3D內容的供應平臺,有了內容、有了終端,我們就走向了參與、預熱、社區等等。這些公司都是創業團隊,我們支持他們,因為我們認為,互聯網從PC互聯網,到PC互動,到移動互聯網。

  我們從碳纖維的設計開始,我們公司達到了先進高級材料、先進顯示、互聯網智能應用階段。我想我們可能是中國制造業傾向互聯網一個成功的案例,過去講專注,現在講生態,而不是多元,生態的概念是因為它的資源共享,它的資本、技術、產業資源共享來實現的共生,共同成長。謝謝。

  曾強:謝謝。下面有請深圳一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葉。

  張葉:大家下午好。

  我今天也是抱著一個學習的態度來參加這個論壇。

  說到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剛才各位大哥跟我們分享了自己的想法,我可能作為一個智能硬件專業,從智能硬件和裝備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信息經濟對傳統經濟的刺激大家應該都是有感觸的,信息經濟橫向發展是好的,當然也促進了深度的、專業化的提升,通過大數據、云,包括信息化、數字化的渠道和連通,為更高端的渠道提供了更廣闊的平臺。

  我是做無人機的,2015年我們海量數據現實從深圳出口的無人機數量在40億,無人機是一個新興產業。

  我們做無人機這個領域,在第一道裝備模式領域里邊,我認為我們這個產品本身也是硬件的并購,我們對無人機的定義是一個公共的飛行平臺,飛機只是它一個非常小的平臺,它可以搭載很多的設備,軍用和民用都可以使用,在交通、城市治理方面,提高我們城市資源利用的效率和城市的利用結構。

  在行業整合的過程當中,我相信大家都會認為“互聯網+”會產生各種各樣橫向或者縱向的產業,我們首先就是在不斷的進行跨界的并購,最早的時候我們是做無線電監控的企業,我們很多技術都是國內的空百,2006年我們進行了跨界的整合和新產品突破性的創新。到目前為止,我們做公共無人機的飛行平臺,我想也是針對高端制造和信息并購,包括我們未來之路做一個自我的顛覆和融合。

  我們傳統行業如果不跟互聯網結合在一起,用新的思路顛覆我們的思路的話,我們可能最終會被淘汰,或者會被并購,在我們了解的金融領域,我認為在傳統的領域,在智能制造,在高端的裝備領域,其實從硬件、軟件人才方面,融合是無處不在的。

  接下來想聽其他嘉賓的高見。

  曾強:謝謝。下面有請A8電媒音樂控制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曉松。

  剛才我提到了整個互聯網有三個階段,第一是信息經濟,第二是“互聯網+”,第三是“互聯網×”,請你講一下,有了信息經濟和跨界并購以后,變成互聯網×的時候,你如何看待跨界并購和信息經濟。

  劉曉松:信息經濟剛才講了,最早的形態就是信息產業,以前是“信息產業部”,就是做信息產業,IT的概念,大概是這個意思。到后面是“工業信息產業”,這個名字的變化很有意思,我認為還是很有遠見的,就是要把信息產業和工業、和產業去結合,這個本身就是一個跨界。

  我們在過去二十年,互聯網更多的是互聯網產業發展,從現在開始是產業互聯網,今天開的這次峰會,是傳統產業參加最多的,干醫療的、鋼鐵的、房地產的,跟多都參加了今天這個會議,說明產業開始關注互聯網了,“互聯網+”出來以后,各行各業已經開始在關注互聯網的變化,就是互聯網的爆發力、互聯網的前景。

  我自己是做文化產業的,我做音樂有人覺得奇怪,我覺得很自然,我覺得互聯網就是為自己服務,我們看到文化產業作為一個傳統產業,現在的電影公司開始在做互聯網,互聯網公司開始做電影、做音樂,BAT都開始在音樂、動漫、游戲方面進行了投入。

  所以互聯網和文化結合,基本上這兩者之間現在都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結合,我們IT和互聯網每天都有新技術出來,這是很典型的傳統產業開始進入了互聯網。

  我講講我們A8的策略,我們基本把這個領域叫做“娛樂社交”,不能單純的叫音樂,現在要區分音樂、還是視頻、還是音頻都不太準確,娛樂就是在讓你在24小時里面開心。所有的這些娛樂當中,如果你去抓住用戶需求來制訂一個戰略的話,你跨界融合的點非常多。

  我們A8在這個領域,用多米作為旗艦,基本的邏輯就是通過互聯網把創作一直到消費,A8做內容的發行,將來還有做情景、做音樂的發行,會做其他的品類,只要是能讓你開心的內容都可以做發行。以前唱片公司門檻很多,但是互聯網公司沒有很大的成本,我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下去,但是有了IT技術還不夠,還要有更多的人把IT技術放大,所以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咨詢平臺,去打通明星和粉絲之間的關系。

  最后是在這個平臺上變現,變現有可能是電影,也有可能是游戲,我們當時從互聯網角度看傳統產業,核心是把自己的策略定清楚,這就是我理解的跨界并購。

  曾強:實際上信息產業和跨界并購,應該說構成了互聯網×,在未來互聯網×和“互聯網+”當中,它的對資金的要求、對決策的速度都不一樣,同時自己的眼光要非常重要。

  我想就“互聯網+”和互聯網×,經文鐘總,你覺得在互聯網×里面的并購用互聯網思維,你覺得在組織結構里面,你們在這個會議之后有什么想法?

  鐘玉:由于過去的企業講中心控制、集團,都是金字塔式的,實際上互聯網新興能力的今天,它的驅動要素已經不是資本了,而是創新,當人成為第一舉動要素的時候,對人的精力夠也很大的考驗。使得一個組織從師團作戰向小組作戰一樣,一定要去中心化、扁平化、小型化。這樣的話決策的速度,以及積極性會提高很多。

  曾強:請問李總和劉總一個問題,假如有人愿意創業,你們出的最高價是多少?

  劉晝:從剛才主持人講的高速發展是每個企業都做大基礎的核心競爭力,每家企業不一樣,你的機制不一樣,你的體制不一樣,我想達晨,比國有開放一點,比民營保守一點,我們估計500萬人民幣,我們每年都要調薪水,不調薪水留不住人。

  倪澤望:跨界并購,確實人才是第一的,跨界和并購、和信息經濟,跟人才一樣,確實有水平、有能力的人誰都想要,如果你不做一些變革的話,不進行改變就是找死,等死一定死,找死就不一定死。

  曾強:請問趙總,過去“互聯網+”,企業到了并購這個環節,決策時間可能幾天、幾個星期,你們在未來互聯網并購時代,在你經歷當中最短的決策時間是多少?幾個星期?還是幾天?

  趙駒:最快兩周。

  曾強:昨天李彥宏舉了一個例子,他們最短是用了幾天做決定。

  趙駒:具體要看是什么樣的要求,還有債務方面的問題,當然還要看金額的大小。

  曾強:張總你是做無人機的,在跨界當中,你會怎么樣?

  張葉:我在進入無人機領域,目前空管局和工信部和我們一些無人機企業都在制訂民用無人航空機的規范,再過幾個月我可能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曾強:現場的聽眾有沒有需要提問的。

  現場提問:我想向倪澤望先生和劉曉松先生提問,問題相同,都在講大數據、“互聯網+”,請兩位回答一下,你們對于IT峰會今天講的智能共享和大數據,具體的,你們理解的大數據是怎樣的?未來你們兩家公司有沒有考慮跟大數據合作?或者投大數據?謝謝。

  劉曉松:其實大數據就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數據分析,現在因為有大數據了,所以有了一些算法,為什么現在算法工程師和算法教授很貴,因為光有數據沒有用,這就是為什么大數據很重要了。

  有的企業光有端,沒有云,也是不行的,所以大數據是未來每家公司都要面臨的,我們現在的產品大量的用到了算法和大數據,像多米每個用戶聽到的音樂,你怎么知道用戶喜歡聽什么?這就要算出來。

  我特別愿意向倪主任學習,他們投了非常多的企業,涉及到的范圍比我們多得多,非常希望向倪總學習。

  倪澤望:你太謙虛了。

  這次大家講的跟多的是共享,今天大數據沒有作為重點,大家我覺得大數據特別重要,我以前在政府工作的時候也有這個體會,沒有移動互聯網、沒有數據,就要填很多的表。第二,我們也很困惑,我們現在最大的肯定就是遍地找項目,我們創業者也要找資金。

  我相信各個行業都需要大數據,這樣可以精準的找到你的標的,我們最近也投了幾家大數據公司。

  現場提問:謝謝有了這個提問的機會。

  我想提問給鐘總,我想問的問題就是,馬云不懂技術,也不懂互聯網,請問你,什么樣的初心讓你創建了一個這樣創新的實體?

  鐘玉:說到初心,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怎么想,我56歲,為什么說到年齡呢?因為我們是“老三屆”,我們經歷過學雷鋒做好事、經歷過上山下鄉,習近平比我小三歲,都是這個時代的,習主席說的“中國夢”,真的是我們這些人的夢想。我40歲下海創業,一不圖官,二不圖錢,就是想做一些事情。

  中華民族的復興快到了,中華民警的復興靠經濟,我認為中國的國有機制,有人說中國的國有機制已經腐朽了,中國當時第一個開發區在中關村,鼓勵大家下海。有人問我鐘總為什么這樣?我說我的夢想就是辦一個好的企業,能夠為社會創造價值,能夠為人民帶來幸福,此生就夠了。

  國外打壓我們,我們要做全球第一,我們要引領全球3D,這就是我一生不斷的追求,謝謝。

  現場提問:非常感謝給我一個提問的機會。

  在座的嘉賓都是屬于投資界的專業人士,也是屬于企業的成功人士,既然是信息經濟與跨界并購,我們在投資的時候,是找基因次序相近作為投資對象,還是相反?對于基因相近的,我們與合作對象如何解決近親的問題?如果選擇基因相反的話,如何解決發展的問題?

  趙駒:傳統方面大家還是要根據自己產業的業務來并購,擴大經營,剛才你談的這個問題,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期望是什么,你并購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擴大產業、擴大經營,還是其他的。希望在不同的行業當中去尋找。

  曾強:今天開會之前,劉曉松問我信息經濟和跨界并購毫不相關,但是經過這一個小時的開會,我們可以感受到我們處在今天這樣一個巨大的變革當中,尤其是在跨界的時候,又做汽車、又做電影、又做云。

  未來在信息時代和并購時代,像螞蟻看到桌上的菜一樣,一個菜可能是電影,一個菜可能是汽車,螞蟻看到菜什么都想吃,未來左手是信息經濟,右手是跨界融合,未來就是兩者重合,今天我們在座的各位看不到未來,就是因為你是螞蟻。謝謝大家。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字體: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
匿名發表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頭條推薦
熱點推薦
視窗關注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會員專區 - 客戶服務 - 疑難解答 - 聯系我們
總機電話:0755-88844436   業務聯系:0755-83692700   中國·深圳
城市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10 - 2012 cityy.com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数字版 渝彩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幸运农场计划网 123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人工计划网页 幸运农场怎么手机购买 幸运农场快乐10分钟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幸运农场开奖规则 靠谱的幸运农场软件 幸运农场投注复式投注 幸运农场投注价格表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 幸运农场简易复试表
梦幻炼药烹饪那个赚钱 如何打好高尔夫球 北京塞车走势图大全 二八杠单机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乐彩 排列五万能八码 百乐门棋牌官方网站 广东手机彩票投注 vjt怎么那么赚钱 pk10官网开奖直播现场